沈阳信息咨询
您的位置: 沈阳信息咨询首页 >> 房产

融化在身上的警服和他一起浴火重生

510天后,他第一次重新穿上警服

今年1月10日,首个“中国人民警察节”当天。在舟山市公安局举行的“聆听训词,重温誓词,筑牢忠诚警魂”升警旗仪式上,还未正式出院的林剑,在被烧伤的第510天,第一次穿上警服,站在队伍之中。

升警旗仪式结束后,来不及和战友多问候一声,林剑匆匆离开。

林剑不想让别人担心,因重度烧伤,自己膝关节的组织结构还没有完全恢复,平时做康复时,哪怕站一分钟,膝盖周边都有钻心的疼,而这天,他在现场笔直地站了30分钟。

一月的舟山,海风还是凌冽的,可林剑贴身的衣服早已浸满汗水。

从2019年9月的这场爆燃开始,普通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切,在林剑这里,都成了无法想像的异常艰难。

甚至,从这场爆燃开始,林剑从来没有拉开过病房的窗帘,伤口不能见光。最痛时,他含在嘴里的白色纱布带被他咬穿了洞,好像,连他自己都忘了,被烧伤之前,在1000米测试中,他曾跑进3分零3秒。

这是林剑的警服。拍摄者金超凡是林剑的同事,他说:“看见这一碰就碎的警服,想起所长被烧伤的样子,就很心疼。”

这是林剑的警服。拍摄者金超凡是林剑的同事,他说:“看见这一碰就碎的警服,想起所长被烧伤的样子,就很心疼。”

林剑,舟山市公安局定海区分局岑港派出所所长。

2019年9月18日下午,他正在岑港街道开会,听闻辖区内一名孕妇,因家庭矛盾,割断煤气瓶皮管,打开气阀,有自杀倾向。

林剑接到情报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

因当时林剑开会的位置距离事发现场更近,他是岑港派出所第一个到达事故核心区域的警察。

“大概离事发地点还有3、4百米的距离时,四周就弥漫着一股很呛的煤气味。

我飞速跑过去,和我一起赶到现场的街道干部忙着疏散群众。

房门紧闭着,但还是能听见混乱的哭喊声。

我隔着门喊,我是岑港派出所民警,请开门!里面的女人带着哭腔,让我走,不要管。

来不及迟疑,担心发生不可挽回的状况,我奋力踢开房门。

正当我冲进去准备去找煤气阀关掉时,当事人点燃了打火机。

我进门时没看见她手里有打火机,否则一定第一时间夺过来。

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我和当事人,以及当事人的父亲,全部被掀翻了一样。

事发现场,高浓度的煤气瞬间爆燃,门框上的玻璃被震碎了一地。

事发现场,高浓度的煤气瞬间爆燃,门框上的玻璃被震碎了一地。

当时,我大概是有过短暂性的休克,也有可能是精神高度集中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烧伤了。

但前后相隔不到一分钟左右,就感受到四肢剧痛,身上冒烟,我想脱掉警服,发现有的烧化了,黏在皮肉上。

同事江灏跑过来,我叫他,他先是愣了一下,叫了我一声,所长,就掉下泪来。

随后,救护车赶来。

因救护车上只有一个担架,本来我想让当事人先去,但救护医生说,必须让我一起出发,他说,你的伤也很重。

当时,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有多严重。”

同事王洪勇陪林剑上了救护车,王洪勇记得,“我拆了应急包里的泡沫垫,让所长坐一下,可他痛得根本坐不下,站也站不稳,只能蹲在救护车上,我想扶着他,可根本不知道把手搭在哪儿。我见他蹲着,就也蹲在他旁边,拐弯时,又想托住他,又怕太用力碰伤他。”

林剑被送往舟山当地一家战区医院的烧伤科,主任晏英还记得他被推进来的样子。

有同学来看他,不敢打扰,只能隔着玻璃窗,也有市民听闻事迹因感动而来,问医生,是否需要献血。

有同学来看他,不敢打扰,只能隔着玻璃窗,也有市民听闻事迹因感动而来,问医生,是否需要献血。

“整个面庞都是黑的,眼睛也被烧得通红,烧伤面积达60%,其中三度烧伤达30%。”晏英强调,“三度烧伤伤及的是皮肤全层,有时候可以达到肌肉,甚至骨骼,在烧伤的一瞬间,它没有水泡,甚至没有疼痛,因为整个神经层都被破坏掉了。”

岑港派出所教导员陶友臻回忆,当天,他正在舟山市公安局开会,听闻警情,也是第一时间赶往事发现场。

“同事给我打电话,他说,所长可能会死。

我听了以后,拼命往回赶,等车行至小岭隧道时,看到救护车飞驰而过,当时腿都软了,把车停到路边,拦了辆出租车又赶去医院。

第一天,所长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我每天都去医院看他。有天,看见所长妈妈,我鼓起勇气,到阿姨跟前,和她说,对不起。原本当天的值班所领导是我,我应该比所长更快赶到现场,如果是我早一步到,所长就不用受伤。

阿姨劝慰我,千万不要自责,她说,‘如果受伤的是你,他肯定会更难受。’”

正在警校培训的民警胡哲昊,请假后匆匆赶到烧伤科。

“我问护士,林剑在哪?就是那个被烧伤的警察?护士指指,其实,当时我就站在我所长病床边上,但我已经认不出他了,他身上缠着层层叠叠的纱布,整个脸部都乌漆漆地肿了起来。”

即使,林剑总是想选择性地忘记,那个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可身体上永久的伤痕,和一旦想到那个场景,鼻子前涌现的气味,都似乎比脑海中的记忆更为清晰。

煤气味、烧焦味、秋老虎的热浪,混着傍晚咸湿的海风,四处涌动。

不仅是同事认不出自己,有天,护工阿姨拿了一面镜子,让林剑看看自己。

“那一眼,让我对自己觉得陌生。知道镜子里的是自己,但又觉得已经不是自己了,一时之间,只想让阿姨快点拿走镜子。”

林剑回忆:“当时,每天都在病房,因为伤口不能见光,窗帘一直拉着,真的像是与世隔绝了一番。”

林剑读书时,在白泉中学,一直是班长。他成绩一般,但却总是不甘人后。

“也许,这和我妈妈有关,我是家里老大,从小就要担责任,种水稻插秧,每根秧苗要插到泥里20厘米深,要整整齐齐,收了稻子之后,天晴时又要去晒稻子,有时,因为贪玩耽误了一会儿,我妈就会拿着扫帚追来……”

1999年,林剑考入浙江警察学院治安专业,回来舟山后,他从盐仓派出所,到双桥派出所、到解放路派出所,再到分局督察大队,一直是标杆一样的优秀警察。

警徽下的林剑:浴火重生的印记。

警徽下的林剑:浴火重生的印记。

林剑从未想过,他前半生所有的努力,从39岁这一年开始,只是为了要努力和从前一样。

眼睛内灼伤,很亲的人离他病床很近,他能看到的也只是身影……

两只手臂,双腿几乎无一处完整皮肤,甚至,十个手指蜷缩着,无法伸展……

一个月内做了三次植皮手术,把坏的皮割掉,把好的皮腾挪,全身上下缝合300多针,坏的好的都要重新生长,手术后,麻醉逐渐消失后,痛得近乎整个人都要炸裂……

不能见光、不能吹风,出汗了会觉得身上像有蚂蚁在爬,像是老鼠再咬,有时,实在忍不住,就靠墙蹭蹭,一蹭就会破皮,破皮又要重新包扎……

洗澡,也变成了难题,要有医生帮忙,仅仅是穿换压力衣,就要半个钟头,洗好之后要擦消毒水,之后包扎,洗一次澡几乎要半天的时间……

无法翻身……

每隔两天换一次药,换药时,要把纱布一层一层地揭开,粘连的部分要做好清创,上药,再层层叠叠包牢。

胡哲昊说:“所长起初住院的两个月,我们有时会轮流来陪护,比如说,大腿这里换药,要把腿抬高,就换腿这里,差不多就要20分钟,光靠一个护工阿姨的力量不够。

每次换药前,所长嘴里都咬一个纱布带,差不多有5厘米厚,但等换好药,有时,纱布带被咬断了,有时,还会被咬出洞。

所长在我们面前,从未流过泪,但护工阿姨悄悄告诉我,夜里,她听见所长像是哭了。担心眼泪留在脸庞上,会让伤口感染,就站在旁边打算给他擦泪水。所长见她听见了,就又忍了回去。”

一直到2个月后,林剑终于可以转回普通病房进行康复治疗了。

“儿子来看我,他就坐在我身边,摸着我的手,但当时我的手指也是穿着压力衣的,手心里有儿子的温度,给了我很大的康复勇气。第一次站在地上,腿是软的,挪不开步,但我想如果继续躺下去,我永远都不能回派出所工作了,也不能陪儿子跑步了,就咬牙坚持着。”

康复的过程,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努力。

康复的过程,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努力。

采访时,林剑唯一一次说到疼,是说手指。“以前,总听人说十指连心,手指的伤最疼,护工阿姨很有经验,一开始,每一根手指几乎都是她硬掰开的,但掰开以后也没力气,不能回弯,面包也拿不住,精细动作就更别提了,真的都不如两岁的小孩,都要重新开始学,但比两岁小孩还学得慢。夹豆子,拨吸管外的塑料纸,都要从头开始。”

晏英说:“他确实不同于其他患者,也许是警察身上的韧性,他是整个病区里练得最狠的。很多人都担心缝合的皮肤长不好,一锻炼就会撕裂,如果撕裂,就会又经历一番苦痛。查房时,大部分患者总是问有没有什么不疼的方法去康复,林剑问得最多的是,我什么时候能出院。他说他着急回去上班。”

一个敬礼胜过千言万语

一个敬礼胜过千言万语

刚开始能走时,有天,林剑在走廊扶着栏杆走路,遇见了自己当时在事故现场救出的当事人。

“她对我说对不起,我安慰她,让她忘记伤痛,好好生活。”

后面了解到,当事人因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9年的有期徒刑,而当时,她正在孕期中的5个多月的胎儿也没能再救回来。

问林剑,是不是会怨恨这个冲动的女人?

林剑的回答毫不迟疑,“有险必救是每个警察的职责。换做其他警察也一样会挺身而出。她的人生也太可怜了,因为冲动,家没了,孩子没了,烧伤得很重,后面的人生都会更加艰难。尤其是,她的老父亲为此一直都还在治疗。”

2019年12月13日晚11点,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24小时》栏目新闻,以《民警林剑:为救群众,全身60%被烧伤》为主题,报道了他的感人事迹。同年,林剑入选央视“2019年度暖新闻人物”。

2019年12月13日晚11点,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24小时》栏目新闻,以《民警林剑:为救群众,全身60%被烧伤》为主题,报道了他的感人事迹。同年,林剑入选央视“2019年度暖新闻人物”。

2020年农历小年夜,林剑瞒过医生,在朋友的帮助下,悄悄跑出医院。这是他烧伤后第一次离开医院,他让朋友送他回派出所看看。

胡哲昊说:“我还记得所长回来那天的样子,里面还是穿着病号服,外面裹着棉袄夹层,戴着围巾、墨镜,因为他还是不能见光,不能吹风,他每个办公室都去看了看,他想念大家。

在被烧伤之前,他几乎是以所为家,有时凌晨两点,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我们知道,他是特意等我们回来,第一时间研判警情。”

回到医院没多久,新冠疫情爆发,医院住院部进行封闭式管理。一直到2020年6月,林剑才又见到了家人和所同事。

陶友臻说:“他的病房里多了两桶5L装的矿泉水,这是他给自己安排的运动器材。他两只手都能拎起5斤的水了。”

康复锻炼中的林剑

康复锻炼中的林剑

2020年8月,岱山一家6口遭煤气爆炸被烧伤,其中,有一名10岁的女孩,和林剑的儿子差不多大。

林剑从心底心疼这一家人,当他们从重症转到普通病房后,林剑总是带着水果去看望他们,常常安慰这个小女孩。林剑对小女孩说:“被烧伤了可以治,要配合医生,要坚强,如果不被自己打垮,就不会被任何力量摧毁。”

但林剑没有告诉小女孩的是,他自己在康复治疗中,也不止一次地反问过人生的隐微曲折。“为什么一定是烧伤,哪怕是骨折,也会比烧伤好,痛苦之后就能愈合,但重新长皮真的太漫长了。”

林剑热爱的海。

林剑热爱的海。

林剑,他爱舟山,他的微信头像,就是“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。

早年,他从故乡出发去杭州读书,放假返乡时,到了轮渡码头闻到海的气息,一路云云溶溶,心里顿时多了几分辽阔,“就想着能放下行李,去朱家尖挖沙赶海。”

而开始心疼这座城市,也是在成为警察之后。

“小时候,台风过境,只是觉得好玩,可以不上学,就到家门口的浅滩去玩水。”

2005年,强台风“麦莎”登陆之前,狂风暴雨,林剑和他在盐仓派出所的同事们忙着转移群众。

“平时,两三分钟就能走到的路,台风天里要走10分钟,雨衣的水倒灌在脖子里,身上背着老人,又怕看不清路,踩空跌伤,一路艰难。也是在这样一次次往复的路上,林剑感觉到了父老乡亲对警察这份职业的信任与托付。”

林剑说:“我们舟山人水性都很好的,但是遇见湍急的海浪总是避开,但在这种不可控的灾难性天气面前,所有人都在泅渡。

等台风过境,有的人家,真的是一年都白忙了。比如说,种的果梨子,眼看就要丰收了,但都被摧毁了。”

也许是因为林剑母亲务农,他总是对土地有着不一样的感情。

岑港派出所位于整个舟山的最西边,辖区陆地面积64.9平方公里,海域面积56.1平方公里。

从派出所出发,去册子岛的海域巡逻,即使走高速,单程路上开车也要20分钟。胡哲昊说:“所长来报到的第一天,他就把他自己的车钥匙放在会议室,他说大家出警时,如果所里警车派出去了,就随时用他的车。”

陶友臻讲了一个案子。

“我们所里12个民警,辖区内18000多名居民,所长来岑港之前,有些无人码头是比较少去关注的,所长总是提醒,越是这样的地点,越要加大巡防力度,不能让非法分子钻空子。

有次夜巡,发现一处港口停泊了10多艘大型陌生船只,没有开灯。

当即觉得情况异样,便迅速组织力量,调查发现这些船只的冰库里都是走私的冻品,涉案数量有十多吨。

案子破获后,所长立即建议,要在这处港口设立一个固定巡防点。

巡防点建好后,类似于这样的走私案件再也没有发生过。”

夜巡册子岛。

夜巡册子岛。

陶友臻说:“我们派出所附近的居民都比较淳朴,打打杀杀的案子,几乎没有。居民报案的内容是隔壁邻居的鸭子到我的水稻田来吃秧苗,自己家种的西红柿丢了几个。无论案件大小,值班民警都要认真。这是我们所里最看重的。”

林剑回忆,2004年,自己给一个手机盗窃案做笔录。

因为在笔录中没有写清手机型号,只写了手机品牌,也没有查询手机的信息,以及交代后续情况,被当时的所领导把整份笔录退回,要求重写。

“当时,还没有电脑办公普及化,重写一份笔录,要一个多钟头,我当时有点失落,但现在想起来,才知道一份笔录也是警察职业精神的体现,就是要由内而外,都无可挑剔。”

重新回所里上班以后,林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

害怕因为目前身体还不能久站,不能见强光,甚至不能出汗,成为一个“闭门造车”的警察,他只是不做声响地康复。

当然也会有脆弱的时刻。通常,这种时刻,林剑会看《亮剑》,也会去看公安部的官网。

林剑说:“一想到我还活着,早上起来还能看见太阳,就还是会觉得感激命运。但有的战友,却是永远地离开了。”

被烧伤之前,林剑是岑港派出所投三分球最准的。

重新回所里上班后,有次看见同事们午间休息时在打篮球,忍不住想去试试,大概反反复复投了7、8次,终于有一个球碰到了篮筐。

林剑终于有了一丝微笑。

从警19年,林剑先后被授予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“浙江省最美公务员”等称号,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个人三等功2次。今年6月,浙江省公安英模事迹报告会在杭州举行,林剑被选入六位公安英模代表之一。图为公安英模群像中的林剑。

从警19年,林剑先后被授予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“浙江省最美公务员”等称号,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、个人三等功2次。今年6月,浙江省公安英模事迹报告会在杭州举行,林剑被选入六位公安英模代表之一。图为公安英模群像中的林剑。

后记:

以下这则微博,真水无香公益志愿者江南写于2019年11月21日,3800多条评论里尽是心疼。

两年过去了,大家一直关心的林所长,他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?重新回到派出所了么?

在去舟山采访的路上,离他所在的派出所距离越近,牵挂也越是迫切。

舟山市区距离岑港派出所,开车要20多分钟,红绿灯不多,越往里走,越感到一种不谙世事的淳朴,有一种直白干脆的生动。

去时不经意。

快离开时,会被窗外这些不断闪过的水稻田、果树林感动。一霎那间,不禁觉得,这些从不华丽却生机勃勃的滋养,就是让林剑在关键时刻冲得出去的生命底色。

林剑派出所挂着一张定海区地图。讲起他所在辖区的夜巡路线,讲起他高中毕业去杭州读警校路途的辗转,他都会带我到地图边。

只有面对这番“青天碧海”的片刻,才会些许感受到他不善表达的眷恋。

是对故乡。

也是对警校读书校训的“忠诚”。

说再见时,林剑挥一挥手,隔着一米远,他手臂上被烧伤的疤痕,都触目惊心,可却没有悲凄。

他从不把自己讲述得热泪如倾。但英模的力量,也许就是听过他的事迹100遍,依然会从这里拾起一番甘愿的潸然。 注:文中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。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:1709249671 XML地图 版权声明